闲灯

立个flag,八月四号结课以后就回来继续翻如影随形

如影随形05

她二十岁了。她冰冷、不屈的风度足以使任何人脊柱一寒。她在桌上统治着Hellsing机构,让它比她父亲在时更井然有序。她学习着、计算着,让这个机构在她的管理下做到最好。没有什么是没用到的。没有什么是被浪费的。每个人,每把枪,每个收入和训练的来源都被结合起来、运用得恰到好处。
但是吸血鬼仍然能感受到哪里出了差错。
不是团队的问题,Hellsing机构正兴兴向荣。吸血鬼们很是猖獗,而且看上去只会继续增加。它们都是从哪来的?他很少思考这种问题。他是怪物中的怪物,杀戮时不会有丝毫犹豫,他在杀戮中狂欢。他需要的只是她的命令。尽管这些天训练有素的士兵们在与不死者作战时更加熟练,他被召唤的次数变少了。
他不怎么介意,不过地下室里确实是无聊得可怕。
“主人不相信她仆人的能力吗?”Alucard在女人享受下午茶时问道。她冰冷的目光对上他眼中的火焰。
“你现在又想要什么,Alucard?”这些天她听起来有些易怒,不过没有像她小时候那样发火了。
“血。”他的答案很简单。他们不缺少医用血液,Integra知道。她嘬着茶,疑惑他怎么还会要更多血。
“你可真是不知餍足,”她边研究手里的茶边说道,“你都杀了多少敌人了?”他眼中闪过一丝亮光,一些原始而危险的东西。
“你为什么不派我出去呢?”他的声音是种低沉的咆哮。
“我派了。”她陈述道,“而且很频繁。”
“不。”他既没有微笑也没有嘲笑,“你没有。你用枪,用那些武器。”他站起来,身形耸立于女人静止的轮廓之上,“为什么不是我?我还不够吗?”
“你比‘足够’多太多了,Alucard。”她的安宁被吸血鬼怪异的姿势打扰,“这就是我为什么不经常召唤你。”
“我能节省你的时间。”
“他们能节省钱。你破坏力太强了。”
“如果不去使用,那拥有这样一个武器意义何在?”她看着他,如此热切地渴望着杀戮,因愤怒而龇出獠牙。他很痛苦,因为这么多天一直被关在这里而恼怒。
有什么东西在她的身上一闪而过。他仅仅勉强捕捉得到。恐惧?迟疑?“如果你希望去,”她缓慢地开口,“那我会派出你的。”
“只有主人希望我去,我才会希望去。”他低下头,等待她的回答。
她注视着他,这只高大、黑暗、不详的吸血鬼站在她的面前。在过去能做的事少得多,当然,而他从来没有抱怨过。但是现在……现在他的杀戮欲变得难以处理。他渴望狩猎,只希望能继续完成任务,去玩弄他的猎物。这产生了不少破坏,而修复那些古旧建筑的花费多到令人瞠目结舌。
“任何任务我都会派你去的,吸血鬼。”她放下茶杯然后起身,“但是,”目光紧紧锁住了他,“若果你继续浪费时间和敌人玩,如果你继续只因为自己消遣而这样,不是因为上帝、女王陛下或者这个国家,如果你继续对这些家园和财产进行无意义的破坏,那我敢保证,我会让你在地下室里再烂个二十年。”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他扯出了一个坏笑,嘲讽地鞠躬然后离开。
这吸血鬼有时候真是让她烦躁。

/
现在有什么东西不太一样了。他能在空气中感知得到。他从来没有这么渴望去伤害、去恐吓、去破坏。
他是个好仆人,当然。他可以控制自己。他过去花了几百年时间学习怎么控制自己。“目标已沉默。”这些一直都结束得太快,他还能在战场上再开心一会儿吗?唯一能满足他所有渴望的方法就是以最为污秽的方式饱餐一顿。如果还能有什么留下的话,只会是一片可怕的混乱。喘息和凝视迎接他的回归,他浑身浴血,有时还有一点皮肤和头发。他的主人从没有高兴过,她看他的眼神总是带着恶心和尴尬,而且如果他恶魔般的眼睛没有看错的话,还有恐惧。
恐惧和他的主人十分不相称,他已经有几年没在她眼里见到这种情绪了。它得消失掉,再也不要有。恐惧和Hellsing的领导人不相衬。
困扰他的不是对不死者、死亡,或者延期账单的恐惧,不是的,是对他的恐惧,她忠诚的仆人!记得他花了那么多时间告诉她,他的忠诚只对她一个人。他会做她要求的所有事,任何事,她只需要开口。他一直很有耐心,一直很服从,为什么八年以来他就不能有那么一两次完全地放纵呢?
她必须知道。所以为什么?为什么不需要恐惧?它是不是一直都存在,掩藏在愤怒和压力之下?
不会的。它必须消失。
但是他要怎么做才能摆脱它呢?

/
“你有点比平常更……有活力了,Alucard。”在必需的雪茄时间之后,她开口说道,“怎么回事?”吸血鬼正靠在角落里享受阴凉。
“我不明白主人在问什么。”她长舒一口气,吐息慢得超乎吸血鬼想象。
“你不至于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吧。”她镇静地说道,“你喝了太多,还把自己搞得满身是血。你现在的行为和我小时候一直以为你会干的没什么两样。”吸血鬼缩了一下。她在这个小动作里获得了巨大的满足,鼓起勇气继续下去,“你这么做是为了气我吗?还是为了让我难堪?”吸血鬼微笑着抬起头,
“我永远不会为了气你或者惹你难堪去做这些的,我的主人。”当她没有得到预料中合适的回答,便问道:
“然后呢,Alucard?你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吸血鬼想了一下,掂量着他要怎么解释这个极其简单又极其复杂的问题。
“我只是感受到了这种需求。”
“可算了吧。”她丢下这句话就找Walter拿信件去了。
“如主人所愿。”他既没理睬Integra向她的管家打招呼,也没注意他的离开。
Integra拿到了一小叠东西,然后立刻对最上面信封拓着的“不是炸弹”印章皱起眉头。背叛者十三课。她知道他们,但不明白为什么他们会联络她。
“我很好奇他们想要干什么。”管家思忖道,而后替女人裁开了信。快速浏览之后她把信扔到一边。“还好吗?”管家问道。
“是个警告。他们派了一位的同伴去研讨会。我们被告知需要远离。”
“是谁?”
“一位神父,Alexander Anderson。”
“我们对他了解多少?”
“非常少。我能派人去收集一些情报吗?”她够向桌子拿了叠纸,管家微笑着耸耸肩,
“我不能做这种决定,鉴于我只是一名管家。”她写了一些备注,然后摇了摇头。
“哦,Walter,我比你认为得更重视你的意见。”注明日期递给他时,她重重地叹息道。
“你已经做了你自己的决定。”他伸手接过,她郑重地点头,“为什么还要问呢?”
“有时候我需要确认自己做的决定是正确的。”管家在她肩上宽慰地拍拍,而后离开去给情报部门负责人送信了。她的书房里瞬间安静下来。吸血鬼这些天确实说了不少话,这让她保持交谈,让她保持理智。
但是他为什么会突然之间失去控制呢?

/
有时候这种感觉会消失,嗜血的欲望也几乎荡然无存。这时他还会是那个完美的仆从,而他的主人对此很满意。他敢保证。另一些时候这种感觉压倒一切,再多的杀戮和再多的鲜血也无法使他满足。这个世界上有什么在发生,他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感觉到它了。相当久的时间。
她说过他需要停下来。如果只有她能理解这种瘙痒是多么的难以忽视,他又是怎样深切地希望去缓解。但是为了他的主人,他会做任何事。他尊敬她。他仍然渴望只效力于她一人。她信任他。是这样吗?
这都是次要的。她的恐惧。他知道怎样把恐惧驱逐出她的内心,但他需要等待,等待机会到来的时刻。至于现在,他专心于这股怪异的感觉。这些烦扰。他的直觉推着他驶向疯狂。
因此他把自己关在地下室。他忽视外出的命令,减少已经习惯的医用血液用量,以此消耗自己。他生活在阴影里、寂静中,像曾今那样。
这样过了一段时间,Integra终于亲自下来看他了。Walter没给她什么建议,没什么建议好给的,“他就是憋在地下室里生闷气。”是他告诉她的全部,算不上什么适当的回答。
“Alucard。”她发现他躺在椅子上,白日梦里可能是过去的战役。
“主人。”他微笑道,“真是个惊喜。”她发觉黑暗令人窒息,朦胧的光线几乎不足以视物。
“你怎么又突然拒绝出任务了?”她交叉双臂,受够了她仆人的小游戏。
“我只是在休息。”他回答,把墨镜推上去挡住眼睛,“按照我的理解,我成了个麻烦啊,亲爱的主人。”
“你就是。”她很生气。他坏笑着,尖牙闪烁着亮光,而她没有退缩,“你在下面晃荡的时候,我在等着你回来向我报告。”
“哦,哦,主人是想念她谦卑的仆人了吗?”她瞪了一眼,“不然她为什么会到他的巢穴来找他呢?”
“你转眼之间就成了个麻烦,Alucard。”她嘘道,“我运营这个机构这么久,连一点问题都没有。而现在呢,你打算找事了?”房间中的气氛变了,她感到它霎时响亮起来,空气中的某种危险的东西。“如果你想烂在这儿,看在上帝的分上,你烂吧。我父亲不需要你,我也不需要。”随着她的爆发,有那么一瞬间空气凝固住了,Alucard心中有什么的东西绷断了。
“我就是个麻烦对吧,主人?”他非常安静,对着自己咯咯笑起来,却发现没什么好笑的,“你不需要我?”他的笑声越变越大,“一个怪物,只回应他的主人。不惧怕任何事物,被所有人所恐惧——”他突然安静地站住,让她下颌一紧,“甚至被他自己的主人恐惧?”笑容随着他自己的话语摇摇欲坠,Integra只能注视着他,惊骇于他的话语,惊骇于划过他脸颊的那道鲜血,惊骇于他逐渐扭曲的神情。可怕的、野兽般的咆哮冲破他的喉咙:“主人甚至都没见过她的仆人到底能干什么!”
她盯着他,拼命抑制住着像个受惊孩子般逃离地下室的冲动。不行,他是她的仆人。她是他的主人。他不会伤害到她。而这黑暗侵蚀着她,威胁着碾碎她。他的身形在阴影中融化,这一刻她感到恐惧。恐惧着他会做什么傻事,也恐惧着,自己会做什么傻事。“那么让我看看,Alucard。”
他的冷笑极其骇人,他吐出的词句她从未听闻,“拘束制御术式第一号解放。”一片漆黑。然后,在漆黑之中是无数眼睛。像搜寻着什么似的,这些眼睛围绕着她。它们在看着她。它们对着目标眯起眼睛。她感到这些黑色物质像藤蔓般爬向她的四周,在他具现化时虫子蠕动着从中爬出。Alucard。这个吸血鬼像她八年前找到他时一样,身穿捆着皮带的拘束衣,大张着眼睛,獠牙毕露。她拼命抑制着自己想要喊叫或者逃走的欲望。而后那股味道击中了她。血的味道。千百具腐烂尸体的味道。她胃里翻滚,膝盖打弯。
面对自己仆人的样子,主人站不住了?
词句不能称之为词句,它们被从空气中拽出——它们就是空气——她呼吸着它们,感到头晕眼花、直犯恶心。虫子爬上了她的皮肤,眼睛侵入了她的意识,尽管她闭上了眼睛还是能清楚地看到这一切。她被吓到了。
然后他的身体开始融化、改变形态,从他之中有什么一跃而出。是一只狗。不,不可能是一只狗,没有什么狗会有这么多眼睛和牙齿。它直直向她扑来,面对着一片黑暗她只能发出一声尖叫。
当她再次睁开眼睛,他又坐回自己的椅子上,而她跪在地上。“主人。”他耳语道。
她感到寒冷。浑身冷汗,手脚冰凉。“这就是你力量的程度吗,Alucard?”她听见自己问道。她尽可能地抑制住颤抖,第一反应是大骂他,威胁他。她做不到。
“还有一个级别。”他小声说道,“不过我不敢释放出来,没有释放的理由。”
“你这么做是什么意思?!”啊,是了,她的声音里充满了愤怒。她现在确实在恨他了。不过她会理解他是什么东西了。她会理解,至少一部分,关于他的能力。
“为了提醒你,除了你自己的决定,不需要害怕任何东西。”他安静地回答。(乖巧.jpg)
“什么?”她脱口而出,“我自己的决定?你丫该死的怪物!”声音回荡在空气里,带来一阵可怕的寂静。直到被他狼狈的笑声打破。
“主人害怕她的仆人。但是如同她的仆人之前所言,他只服务于他的主人。”她正站着,准备离开。“世界上再没什么东西比我更糟了”他轻声道。
她停下脚步,当她感受到这股……遗憾。多少年来的遗憾回荡在句子里,她发觉自己在这一刻感到非常抱歉,但愤怒和恐惧并没有消失。
“既然这样,”他继续道,“主人应该只感到安全。她的仆人会为了她去地狱里走一遭,她的仆人将她要求的任何人带入地狱,她的仆人只服从于她。”这话她听他讲过很多遍,而她父亲植入她脑中的、怀疑的种子一直都在。对诺斯费拉图(吸血鬼)的不信任。“我已经向你展示了我的本质,主人。”他抬起双眼,搜寻她的目光,“关于我您没有什么不知道的了。”
她了解他的过往,她了解他的形态,她了解他。
她仍然呼吸困难。她在他那里经受的,短暂而恐怖,但她知道他要表达什么,她理解了。她,Integra Fairbrook Wingates Hellsing,实实在在地,是这个怪物的主人。一个真正的怪物。她,尤其,是被保护着的。
她不知道该怎么说,没有什么能用语言表达的了。她出于理解点点头,他回以冰冷、死寂的凝视。她从未见他眼中缺少过那团火焰,那团闪光。她在想他是不是后悔自己的决定。
然后她把他留在了那里,地下室的黑暗之中。在那之后她有一星期没见到他。

/
对他来说她是完美的。她是他一直想要的那种主人。她现在能看着他,身上满是食尸鬼的烂肉和不死者的血,还有碎骨头茬,来自男人、女人和孩子,而她没有退缩。她能在他最贪婪的时候死死盯着他,叫他撤退。她命令他,也尊重他。她是完美的,他完美的主人。
他会为了她去世界的尽头再回来,这件事再清楚不过。看着她练剑的时候他十分突然地又一次这么想到这一点。对手击败了她巧妙的进攻。“主人还是像蝙蝠一样盲目。”他坏笑道。哦,他多爱她投来的冰冷目光啊,不再有过去经常伴随着的怒吼和尖叫。
他们安静地享受着夜晚时光,他情不自禁地注视,注视着她的每一个动作。看着她的嘴唇是怎样包裹住雪茄,烟雾是怎样在她嘴边积聚。她戴着手套的手,这样纤长、精致,阅读时轻轻掠过书页。下颌的皮肤,光滑、完美,从未被任何人、任何物所染指。
上帝啊,救救他吧,他爱上自己的主人了。他完美的主人。他差不多还记得她血液的味道,那么甜美,那么纯洁,除了它,再也没有其他的仙霖和琼浆。那是他生命的甘泉,而他多么渴望再尝哪怕仅仅一口啊。
“你还会感觉到那股奇怪的冲动吗,Alucard?”她突然问道,打破沉重的寂静。
“主人?”他歪歪头,从甜美血液和柔软肌肤的白日梦里被颠了出来。
“你持续不断的对战斗的需要。还感觉得到吗?”言语中没有关心的迹象,仅仅是作为一件对她而言再明显不过的事去询问。
“还能。”他点头。天啊,她的眼睛。看看它们,他盯着那柔软的肌肤,厚厚的眼皮入迷地颤动。她会是他毁灭的原因!
“为什么会来得这么突然呢?”他考虑着这个问题,任然盯着她不设防的脖颈,安静地眨眼。
“有什么东西到来了,”她古怪的目光刺激他继续下去,“我感觉到一些变化,但是没法解释。我理解不了。那儿有些什么东西,很不一样的东西。”她点头,知道可以的话他一定会告诉她的。他是个好仆人。
那肌肤,为什么她不能遮起来?为什么她的领子总是这么低?她自十六岁以来一直很谨慎。
这一刻他多么憎恨自己。他爱他的主人,而她对他毫无感觉。
他是个吸血鬼,暗夜之子,不死之王。她是个人类,坚强的、无畏的人类。他什么都不是,而她是一切的一切。
他看着她坐在那里,感受到前所未有的荒谬。他从未感到如此恶心和可怕。这么多年来,他从未想过会被这种感情俘获。
但它就在这儿。他多么憎恨它,他多么唾弃它。
爱。

【翻译】【Alucard╳Integra】如影随形04

第四章 十八岁

她十八岁了。压力和家庭作业接踵而至,甚至吝啬于给她个警告,她终于受够了。学业即将结束,吸血鬼事☆件也一再发生,她几乎无法思考了。这些事得停下来,或者,至少让她喘口气。

解决方案是打着“HendiWinzermans①”标志的小锡盒。她之前从没考虑过抽烟这个选项,尽管她的很多朋友都这么做。“对缓解压力真的有帮助,Integra。”少☆女实在是穷☆途☆末☆路了,尝试一小根香烟也没什么害处。

她不喜欢这味道,烟味很糟糕,还让她呛出眼泪。那之后,她确信自己不会想再试一根了。但实际上并不是这样。“我能再来一根吗?”某天她发现自己在要求另一根香烟。这次没有太多的阻力——一点也没呛到,不像第一次那样。不过当然,味道还是让她不舒服。

她有一阵没有去再去抽烟,尽管有时候会发现自己想来一根。终于有一天,被无聊和压力淹没的她走向训练场,寻找Hellsing的士兵们。他们中很多人抽烟,而且找到扎堆晃荡的一群也不难。

她没想到会闻到蜂蜜烟草的味道,她没试过这个。“你抽的是什么烟,士兵?”

“额, Integra阁下,”他们敬了个礼,她回礼,“只是根雪茄,打算戒了。”

“比香烟好闻。”她承认道。

“哦,”士兵点头,“也比香烟贵一点。”

“请问你还有多余的雪茄吗?”那士兵没想到被这么问,谁都没想到。他们打算告诉她别抽烟,这是个坏习惯,下☆流的习惯,既不淑女,也不适合她。如果看到自己的女儿点起了烟,她的父亲会怎么说?她表示怀疑。“我都不知道自己身边的人里有谁是不抽烟的。怎么会还有人期待着我不会最后也开始抽烟呢?”

她发现雪茄的味道更令人愉悦,只是尺寸不太合适。“也许细点的更适合您,阁下。”所以,她的第一个订单Hendi Winzermans被换掉了。

“我注意到我们发现了个新的嗜好。”管家在到货时评论道。“是怎么开始的?”

“需要。”管家笑着耸了耸肩。年轻时就开始抽烟的他又能说什么呢?

她享受这味道、这气息,享受所有压力随着呼吸排遣一空的感觉。细雪茄完美地契合她。唯一的问题是吸血鬼什么时候会开始念叨。“我发现主人在抽烟方面发展了个新爱好。”听起来他没有困扰或者意外,仅仅只是陈述,好像这是再平常不过的事一样。

“对。”她吐气,烟雾离开肺部,划出流畅的白色线条。她为接下来不可避免的嘲笑而做好准备。他总是嘲笑她。他总是能找到办法让她不舒服。

当嘲笑声没有降临,当不屈不挠的挖苦没有出现,她想着自己也许是在做梦,非常写实的、关于无聊的文件和没写完的论文的梦。

“你在这儿晃悠什么呢,吸血鬼?”她问她无所事事的仆人。

“原谅我,主人,”他略一鞠躬,“我只是陷入思考了。”

“那么下次别再这样了,”她往烟灰缸里弹弹灰,“没什么比一个会思考的吸血鬼更糟了。”

“我的主人会开玩笑了。”他轻声笑道,将自己溶于阴影之中“再会,主人。”

有时候她真的搞不懂那个吸血鬼。

/                                         

她似乎是有些不同了。更少生气,更加冷静、沉稳和可靠。Alucard判断那也许是因为她已经成为了他一直确信她会成为的那个主人。

噢,她在这儿,因为训练中脱了靶而像孩子似的跺着脚。好吧,也许还要等些时间。有得是时间,至少对于吸血鬼来说是这样。他知道,并且接受。接受也许有一天,在他偿还了自己的罪孽之后,能够迎来终结。不过没关系,万☆事☆万☆物总有终结的一天。

“主人需要清理她的眼镜了。”吸血鬼笑道。他因她没有大叫而回过头,她没有到处指挥他。那些雪茄,真的,有魔力。

她撩☆开眼前的头发,留他去思忖他主人新得到的耐心。“有☆意思。”他不由得自言自语道,嘴角上扬,他想知道这种镇静在不可避免的爆发前还能保持多久。

/

毕业典礼对很多家庭来说都是场大庆典。不过少☆女既不打算庆祝,也不接受任何毕业聚会的邀请。“我想把自己和别人隔开,”当Walter询问原因时她答道“虽然她们能在我需要的时候陪我,也能带给我一些消遣,但到处都是白☆痴。很高兴能摆脱他们。”

所以作为年纪尖子,她毕业时没有任何炫耀。吸血鬼在阴影里注视着。她既没有在拿到证☆书时,也没有在拍任何照片时露☆出微笑。余下来的一整天她都保持着严肃。尽管被嘱咐过不要,Walter还是订了蛋糕。鉴于是她最喜欢的那种,Integra还是勉强接受了。吸血鬼可以说她怀有其他不同于往常的、溃烂的情感。有什么更多的东西。

“主人今天在为什烦恼?”

“走开Alucard,”她在看新闻时心不在焉地卷了根雪茄,“今天晚上不需要。”

“我只是注意到你今天突然离所有人远远的。”吸血鬼靠过来,在她旁边坐下,“我的主人是想朋友了吗?”

有这么一瞬间她差点把雪茄咬成两截,直到开口讲话前都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在保持呼吸,“我永远都不会想那帮忘恩负义的家伙的。”

“哎呀,哎呀,”他吸了一口气,“他们都对你做什么了呀,我的主人?”

她没有说话。她拒绝和那吸血鬼玩游戏。她太了解他了。他会以某种方法提取一个答☆案,但这一次她绝不屈服。她不会回答的。

他考虑了一会儿,想着是不是也许让她从自己的保护壳里出来反而会更有效。当她开说“为什么你甚至要装作在乎?”的时候,他几乎震☆惊了。他当然在乎,她是他的主人。这是他的责任,去保护她、照看她,以及关心她。

“我没有在假装。”吸血鬼说道,“我只是觉得难以置信,一个像你这样聪明的女人在十几岁的时候还抱着这么孩子气的想法。”

少☆女耸耸肩,没把眼睛从电视上移开。“我确实只有十几岁。”

吸血鬼傲慢的坏笑犹豫了,“我的主人是不是打算告诉我,在和朋友相处了这么多年后,她谁都不想?”

少☆女什么都没说。

“即使没有的同龄女孩可以信赖,也不觉得寂寞?”

沉默。

“可能还有些怨恨,她周围的所有人都可以去上大学,继续自己平凡的人生,而主人自己却只能困在落灰的老宅里,周围只有一群男人和一只吸血鬼?”

她的手指在颤☆抖,但仍然保持着安静。

“也许是后悔…?”

“够了,Alucard。”她安静却坚定地开口,一点也没有泄☆露☆出内心的惊涛骇浪。“我的未来很早以前就决定好了,过去几年里发生的所有事…只是一小段插曲。”她捻了捻雪茄,“他们会忘了我,我也会忘了他们。我会履行我的职责,从怪物手里保卫英国和女王陛下。”她的声音在句尾颤☆抖了一下,不过吸血鬼没有点明。她坐立不安,肢☆体语言远比具体的话语表达得多。

他短暂地同情了她,知道眼前的女人做什么都可以,就是不能做一个普通的女孩。她的人生本可以完成任何事,却还是选择了一条高尚的道路,一条满是责任的道路。同情转变为尊敬。他可以任由她失败地装作镇静,脑中一团乱麻,像往常一样。她内心的斗☆争也同样会持续下去。他知道她有这种力量,这种权威,去与之战斗并取得胜利。

他知道的,但是…

“如果主人需要聊聊,”他不由自主地坏笑。和善,他想自己是做不到了,“她忠实的仆人将永远做好准备。”

她翻了个白眼并重重叹了口气,“谢谢你Alucard,现在能请你让我一个人待着吗?”

“如您所愿,主人。”消失时他的轻笑声回荡在墙壁之间。她待在那,只有电视和压抑而斗☆争的思绪作伴。

/

差不多一开始思考她就发现孤独并不适合自己了。在学校时,她经常觉得那些八卦无聊又惹人生厌,而现在,她只是和Walter进行简短的交谈,偶尔和其他雇员有一两句交流。Alucard给了她足够的空间,这很不像他。她享受这份宁静,直到现在。

这个特殊的日子惹人厌烦。没人因为长头发而念叨她,没人滔滔不绝最近的名流婚姻情况,没人争论,大喊,咆哮,或者制☆造噪音。而她发现这份宁静正变得让人心神不宁。

“Alucard,”她说道,注意到了影子翻腾的边缘,“你在我办公室里偷偷摸☆摸的作什么?”

“你看上去焦躁不安,主人。”吸血鬼在她后面把自己聚起来时陈述道。

“我可不知道这给了你到处乱晃的许可。”吸血鬼咧嘴一笑,在阳光照不到的地方坐下,像往常那样。

“我的主人最近怎么样?”他询问道。她放下钢笔,摘掉眼镜,“像平常一样,除了没有作业,”用手帕擦掉上面的脏污,“就像你知道的。”戴上眼镜,然后冷冷地看了他一眼,“这些天实在没多少事可做。”

“也许……”吸血鬼换了个坐☆姿,在思考可提☆供的选项时敲着自己的下巴。

她不喜欢他说话的腔调。他一般没什么好主意,尽是些恶作剧般的点子。想想她还曾经对这家伙动过心吧!想起他是怎么阻止她的,她就一阵脸红。她讨厌回忆这档子事儿。

“也许你需要一架新直升机。”

“一架…一架什么?”Integra转向他,不确定他是不是在拿自己找乐子。柴郡猫般的笑容从来没暴☆露过他到底在想什么。某种程度上,这是他的掩饰。

“你的直升机太过时了,应该来架新的。”

“我们没这个资金,Alucard,而且目前的确不需要一架新直升机。”她伸手拿了一叠文件,开始浏览那些需要签字的空白,“我觉没有必要。”

“还有其他方法的。”

“我今年已经每个月麻烦两次Penwood阁下了,一架新直升机会让这个可怜人破产的。”她略一停顿,又淡淡补充道:“天可怜见,他已经快了。”吸血鬼喉☆咙里发出一声轻笑。

“确实。”

她伸了个懒腰站起来,“不过我想他也不会太介意再来一次。”她很清楚,要是再看到Hellsing家的轿车出现在自家门口,他大概就要犯心脏☆病了,“那么回头见,Alucard。”她甚至没注意到他已经离开了。

Penwood爵士确实,如同预料,十分沮丧。“新的直升机?Integra阁下,这么奢侈的开销完全没有必要!”

“我需要一架新的,我不太可能靠着过时的机器运作机☆构。”她瞥了一眼茶杯,“而且你的茶也太糟糕了。”要不是年轻的Hellsing就在眼前,他大概已经哭出来了。他所有的基☆金,他所有的钱,这么轻易就花掉了。

“那好吧,Integra阁下,但这真的是今年我帮的最后一个忙了!”他说话的时候整个人都在晃。他害怕她的吸血鬼,他在附近的时候都讲不出话来。上一次他才试着变得有骨气一点,就几乎被吸血鬼吓瘫了。

Integra点头:“非常好,谢谢您Penwood阁下。”她亲切地笑笑,喝完了茶,没听见男人的小声碎碎念,“那茶有多糟糕,让你能一个人喝了三杯?”她嘲弄的眼神让他一缩,清了清嗓子然后问她是否要留下来午餐。

“乐意之至。”她笑得真诚,无聊在这一刻终于烟消云散。Penwood阁下的午餐没什么可拒绝的。

她返回时受到了吸血鬼的欢迎。“主人。”他点点头,几缕头发扫过眼睛。

“Alucard。”她歪了歪脑袋。

“你去了好一阵。”

“我有点惊讶你竟然没一起来。”

“是吗?”他问道,有些好奇。她没回答,只是把外套递给一旁等候的Walter。他安静地跟着她进办公室,看她找了根雪茄点上,“我很信任Penwood阁下。”

“但也总要有些严肃的谈话的。”年轻女人叼着烟讲到,“虽然我敢说他很享受我们小小的闲聊。”吸血鬼的尖牙在昏暗的光线下闪烁。

“无论如何,我很高兴主人找到了治疗无聊的方法,虽然只是暂时的。”她什么也没说,只是慢慢吐息,让烟气在眼前聚积。她不需要开口。表现出感谢的心情不是她常做的,也不知道从何开始。他了解她,那个吸血鬼,也许还很享受给单调的生活方式提出一些创造性的意见。

虽然她在想,就那么一小下,是不是也许应该别问可怜的Penwood爵士要那么贵的东西了。

/

“见敌必杀”是她的命令。她不知道感染情况如此严重,不知道那个吸血鬼不是年轻、心软的傻☆瓜。她比任何时候都需要成为Hellsing的领☆导者。

她像往常一样留守后方,在警方的重重路障之后,在明亮的帐篷里。听着外面的尖☆叫,半个小时很难度过。不似人声的呻☆吟和肢☆体拖动发出的响动。她佩戴了武☆器,当然。她从来不需要自己朝食尸鬼开☆枪,也只近距离见过它们一次。一瞬间她感到害怕,万一外面的人挡不住食尸鬼呢?万一涌来的食尸鬼太多,他们输了呢?

那只是一眨眼间。她是Hellsing骄傲的领☆导者,她不会让这种情况发生。尽管没有作战斗装扮,尽管宁愿用腰间的佩剑来安慰自己,她还是果断地在沙袋堆成的墙和铁☆丝☆网之后占了个位置。“Integra阁下,您还是待在后方比较安全——”

“我正在我该待的地方。”她朗声说道。枪声随着第一波蹒跚前行的食尸鬼涌☆入而响起,“瞄准它们的头或者心脏!”她的声音在刺耳的枪声中回荡,“不然就是在浪费子弹。”

伴随着每一声枪响,每一个食尸鬼的倒下,她的信心逐渐飙升,想想她还曾怀疑过自己吧。她长久以来的练习,为之艰难付出的冷静和专注,终于在此刻得到了回报。

心脏仍然在她的胸腔里狂跳不止。

战斗的颤栗没有持续多久。如同开始那样突然,那个红色的吸血鬼出现了。残余的食尸鬼悉数倒下,不再动弹。在场所有人都松了口气。年轻的女人知道自己的仆人以他自己的方式回来了。清理小组开始工作,帐篷被☆拆掉,收尾工作进行得非常迅速。在Alucard之前任何工作能顺利完成都是奇迹。

“主人。”而他就在这,这个一直在坏笑、眼睛闪亮的吸血鬼。“目标已经沉默。”他夸张地鞠躬,仿佛对着的是他的听众。这是属于他的夜晚。以消磨时光而言太过完美,而他就在这,把这夜晚费在对付一群乌合之众上。

“你可是放过了好大一群食尸鬼留给我们啊,Alucard。”

“哦,是吗?”她不觉得如果他累了还能笑得这么开,“我可真是不小心。”

“对。”她眯起眼睛,“真是不小心。”他打算开口,问她有没有享受战斗的颤栗,有没有享受亲自开☆枪射杀不死者。而她绝不会允许他问出口。“给我一份完整的汇报,吸血鬼。别浪费我的时间。”

他的主人或许是太冷酷了。

译者注:
①     Hendi Winzermans:雪茄品牌,原型大概是叫做Henri Winzermans(亨利温特曼)的雪茄品牌,来自荷兰,正是范海辛教授的故乡~

看图之前先看字!

Hellsing题材,没有正面H描写的人♂体练习,全是A叔,而且是A右,手铐+道具,雷者勿入!!

我自己是吃主仆CP的,但就是没见过A受想瞎jb画谁还没个青年期了,以后也还会画这种东西,而且会更黄谢谢,觉得雷麻烦点小红叉!

要是有人因为这个骂我肯定会骂回去!

图一局长╳A,猫化宠物A,腿上字是局长口红写的;
图二三四全是范海辛教授╳伯爵,投喂+拔牙+口【——】,地下室驯养纪实(。

你们要是觉得太壮硕了可以告诉我_(:з」∠)_

说完了。大概会被jackal 爆☆头。

制服双龙组!为了切合六一主题生生脑了个中二现pa,大概是聚集一群术士和异能者的特别调查处,专门查法律够不着的神神叨叨的事件,现任处长连连刚参加工作的时候从某个实验室里救出了被人利用预知能力搞事情的荒酱,长大后的荒加入特别调查处成为连总小弟的故事…荒因为受刺激几乎丧失了预知能力,现在靠着强劲的咒术成为调查处主力输出…

悄咪咪放几张施工中的手书的图………就…有没有人说句话或者期待一下,我可能…有点不想画了OTZ

不想肉搏的法爷不是好DPS。

板砖工累到瘫倒。前一阵画的图约莫也是画不完了。。。

「描摹你的轮廓」 ​